进入我的新浪微博
E-mail / 留言
 
   
 
律师姓名:徐宗波
邮箱:278121342@qq.com
咨询热线:18051733765
 
新闻资讯
成功案例
最新资讯
行业新闻
  徐宗波律师网
咨询热线:18051733765
手机:13771784764
Q  Q:278121342
邮箱:278121342@qq.com
地址:苏州市姑苏区干将东路451号顾亭苑8号楼
  新闻资讯
 
李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辩护意见
日期:2013/9/26人气:1070

 

苏州刑事律师:李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辩护词

以下为徐律师为李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一案提供的辩护意见,本案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为一审法院,判决现已生效,辩护意见大部分为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所采纳,被告人李某得以从轻判决。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江苏公大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李某家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被告人李某的辩护人,通过查阅案卷、会见被告人及参加今天的庭审,现根据事实及法律规定提出如下辩护意见,以供合议庭量刑时予以参考。

在发表辩护意见之前,首先请允许我以辩护人的身份向被害人表示沉痛的哀悼,向被害人的家属表示极大的同情,同时也转达被告人李某及其家属一直想通过我转达的对被害人及被害人亲属的愧疚之情。

一、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某的行为在法定情节上构成防卫过当,但应定性为过失伤害,防卫过当不是法律规定的罪名,防卫过当是正当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失的一种犯罪形态,并不是独立的罪名,只是量刑时,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法定情节。辩护人认为,本案被告人李想在本案中的行为定性为过失伤害。但是,被告人李想的过失伤害行为是建立在防卫过当前提下的伤害行为,不能与普通的过失伤害案等同处理,这一点,希望合议庭能够予以重视。

我国《刑法》第二十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害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根据以上规定,回归到本案案件情形,辩护人认为李某的行为是一种防卫过当型的过失伤害行为。
1案卷显示,被告人李某与被害人吴某在案发前并不认识(见卷宗材料015双方并无仇隙,被告人李某缺乏明显的犯罪预谋,主观缺乏故意伤害的动机。

2案卷显示,本次案件的发生的起因最初是源于被害人所在的V9包厢客人与205包厢客人发生冲突并产生打斗,针对此次打斗的产生原因是因为V9包厢客人袁某与205包厢客人产生矛盾,于是V9包厢客人王某又叫了本案被害人吴某等对205客人实施报复(见案卷材料053057--058)。2012329日,205客人邹某在公安作得笔录对当时的情形作了陈述:V9包厢客人对胡某的女朋友有不检点行为,于是,双方产生纠纷,后V9包厢冲出来一个男人(即本案被害人),态度很嚣张,与胡红华争吵,进而转化为殴斗。因而,本案产生的实际原因并非本案被告人李某所致,李某也是被动的卷入此案,针对案发原因其并无任何过错。
3案卷显示,被告人李某在案发前是案发地红粉KTV的楼面经理,主要负责管理楼面秩序、人员管理及场所卫生(见卷宗材料002)。对此,2012711日,红粉KTV老板杨某做得询问笔录也对其职责范围进行了确认。当被害人所在的V9包厢客人与205包厢客人发生冲突并产生打斗的前提下,李某的工作职责要求其必须对这种行为进行制止,在制止这种行为的过程中,也是在不断劝解却遭到了被害人及被害人所在V9包厢客人的无端殴打(见卷宗材料003012--013019024052053--054),这种情形,在王龙兴的笔录上也可以得以印证(见案卷材料068)。在自己作为KTV员工的职责、义务范围内,对发生殴斗的双方进行劝说,避免双方产生打斗,这是本案被告人的工作职责,被告人李想在这方面并不存在任何过错。

4按照案卷材料003012--013019024052053--054所显示,被告人李某想同时遭到多人围殴。另,按照案卷072显示,包括受害人在内的V9包厢的五个客人在案发当晚因为一个战友小孩结婚都喝了酒,其中本案的受害人也喝多了(见俞某2012329日所做的笔录)。被告人李某当时面临着多对一的侵害,其赤手空拳不足以制止侵害行为的继续,因此,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某想在此种情形下用刀来防卫也在情理之中。况且,当时包括被害人在内的侵害人处于酒后状态,对可能产生的侵害结果及侵害过程很难做到理智的控制,所以,对于被害人等人的持续殴打行为可能会产生的后果是无法预估的。因此,仅仅单纯以工具是否对等来判断是否构成正当防卫,明显是不合适的,在具体认定正当防卫时,辩护人认为不宜对被告人李某要求过于苛刻,根据本案发生的原因、过程、双方力量的对比、不法侵害的强度来分析对被告人李某想行为的定性。

5案卷材料012显示:当V9包厢客人与205包厢客人发生冲突和打斗时,被告人李某上前劝架,没想到“袁某”的光头朋友一拳打在被告人的左眼睛上,被告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是什么人又打在被告人的左眼睛上,打完之后,一名男子(被害人)用手拽住被告人的衣领,并用另一只手对李某头部进行殴打,那名男子抓被告人的时候旁边的另外一名男子在被告人的嘴上打了一拳,被告人看到袁某的光头朋友站在其左边,于是拿起左手上的对讲机砸在了袁某光头朋友的头上,抓住被告的人仍然死不放手,被告人无法摆脱,一旦无法摆脱,无法还手,就只有乖乖挨揍的份,如果是这样,显而易见,其结果是无法预估的,如果被告人李某任凭被害人等人持续殴打,也许被打死的是被告人李某。

6按照案卷材料的显示,李某在遭受多人暴力侵害时,本能就是反抗,在反抗的时候闭着眼睛划伤对方,而不是捅伤对方,更没有针对被害人的致命部位,只是在无奈下地胡乱反抗(李某胡乱反抗的情形,在姜某的笔录上也可以得以确认),其主要目的是为了摆脱被害人等人对其进行围殴。可见,被告人李某在此种情形下,也是非常害怕的,主观上,根本不是为了去伤害被害人,另,被告人李某在划伤被害人的时候,也仅留出1.5厘米的刀尖,足以看出被告人李想已经下意识为了避免伤害,其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摆脱对方,避免受害人等人对其暴力的伤害,而不是为了伤害对方而进行的单纯的伤害行为。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被害人等多人对被告人李某存在暴力的不法侵害行为,且在被告人实施正当防卫时,不法侵害依旧正在进行,被告人为了维护自己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避免可能存在的进一步伤害,试图摆脱受害人的控制不得已而还手反击,在反击的同时也采取了相应的方式尽量降低伤害的结果。因此,被告人李某是在主观上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具备防卫的意识和实施保全自我的行为,并不具备有意伤害他人身体的故意,更不是主动跑出去打斗,而是在履行工作职责和义务、对产生纠纷双方进行劝解的过程中遭到被害人等多人的暴力侵害下时,而采取的一种自我防卫行为,其主要目的是为了制止正在进行的暴力侵害,保护合法人身安全,对社会没有犯罪的故意。贯穿整个案件进程,李某的行为完全符合正当防卫要件,依法构成刑法第二十条规定的正当防卫行为。

二、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某构成自首。具体理由如下:

1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印发《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的关于“自动投案”的具体认定的规定,《解释》第一条第(一)项规定七种应当视为自动投案的情形,体现了犯罪嫌疑人投案的主动性和自愿性。根据《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的规定,犯罪嫌疑人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也应当视为自动投案:(1)犯罪后主动报案,虽未表明自己是作案人,但没有逃离现场,在司法机关询问时交代自己罪行的;(2)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供认犯罪事实的;(3)在司法机关未确定犯罪嫌疑人,尚在一般性排查询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罪行的;(4)因特定违法行为被采取劳动教养、行政拘留、司法拘留、强制隔离戒毒等行政、司法强制措施期间,主动向执行机关交代尚未被掌握的犯罪行为的;(5)其他符合立法本意,应当视为自动投案的情形。

根据以上规定,回归到本案案件情形,被告人李某想符合《解释》第一条第(一)项规定的第二种情形。案发后,被告人李某在明知V9包厢的客人已经报警的前提下,其有足够的时间逃离现场,而其并没有逃离现场。在公安对其进行询问时,无拒捕行为,到案后第一次因为害怕,没有敢说出事情,然警方此时也并未怀疑被告人李想;当第二次讯问时,当得知被害人已经死亡的事实的前提下,承认自己伤害的现实是违背正常逻辑的。因此,本案被告人李某主动承认自己作案的事实,勇于承担自己犯的错误,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某并没有客意去逃避处罚。

2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印发《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关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具体认定的规定,《解释》第一条第(二)项规定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时虽然没有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但在司法机关掌握其主要犯罪事实之前主动交代的,应认定为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根据以上规定,回归到本案案件情形,被告人李某符合《解释》第一条第()项规定。根据被告人李某的供述,案发后,被告人李某甚至配合公安机关调取了KTV得视频录像,因为案发现场走道灯光昏暗,公安机关并不能掌握本案的实际致害人,且另外几个旁证KTV服务员武某,V9包厢客人袁某、俞某、张某、王某,205客人某等现场目击人的询问笔录以及后期补充侦查的辨认笔录都无法指证本案的真正的致害人。即使根据本案的另外一个当事人姜某在2011年11月21日所作的询问笔录指证本案被告李想实施了伤害行为,本辩护律师认为对姜某当时的证词不足以采信,因为按照李想的供述和姜某的证词,案发时双方均携带水果刀,姜某完全可以把责任推给本案被告李某以保全自己,况且当时公安机关并没有排除205客人的作案嫌疑。因此,并不能以此认定公安机关已经掌握了基本案件事实。本辩护律师有理由相信在本案被告人李某如实供认自己犯罪事实之前,司法机关并未掌握其主要犯罪事实。

综上,本辩护律师认为,本案被告人李某属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构成自首行为,依法应当减轻或免除处罚。至于是否构成自首,希望法院在查清案件事实的基础上,依法正确地作出认定。

被告人李某在本案中具有诸多从轻处罚之情节。
1、本案被害人对本案的发生具有严重过错

2、本案中被害人死亡系多因一果所致,应减轻被告人李某的责任。

众所周知,动脉破裂在医疗上并非医疗难题,如果能够得到及时诊治,死亡率非常低。按照《死亡病例讨论记录》载明,杨进虎主治医师:患者受伤后,两小时入院,拖延时间长,失血量大,渐处休克晚期,凝血功能差,后期复苏效果差,同类患者,若早期入院,生存率可明显提高。本案被告人李某想曾两次要求将受害人及时送往医院进行抢救。但是,鉴于某些原因,没有及时进行抢救,也是造成被害人死亡的重要原因。从以上分析可知,本案中致被害人亡的原因系多因一果。
3、被告人李某愿意赔偿被害人亲属的损失,在量刑时应考虑对其从轻处罚在辩护人会见被告人李某时,李某要求向其家属转达赔偿被害人亲属的意愿,虽然双方在庭前未达成赔偿调解协议,但李某的行为表明其具有真诚悔过的决心,有利于今后的改造。
4、本案属于被告人自愿认罪的案件
在今天的庭审过程中,被告人李某虽然对自己所犯罪的事实部分持有异议,认为自己很无辜,但其对自己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感到深深的后悔,自愿接受法律的惩罚,悔罪态度很好。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法发【20036号)第九条: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之规定,请求合议庭在量刑时对被告人李想酌情从轻处罚。

5、被告人李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构成坦白
6被告人李某此前一贯表现良好,未受过任何刑事处罚及行政处罚,此次是初犯,故其可改造性较大,再犯的可能性相对较小

量刑意见
(一)被告人李某在本案中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型的过失伤害行为,属于犯罪情节较轻之范畴,其理由如下:
1被告人李某在本案中的行为具有节制性,在被害人等人没有对其进行无端殴打时,被告人李某并未实施伤害行为,显现其主观恶性较浅

2在被告人李某遭到被害人等人的暴力侵害后,为了摆脱侵害,闭着眼睛,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胡乱划伤被害人,在划得时候,也仅留出1.5公分的刀尖,可见李某已经下意识的减轻了伤害,对伤害结果更是始料未及的。当被害人被划之后,用力推开李想,此时,李某认为已经摆脱了被害人的侵害,也就停止了伤害行为,由此可以体现出被告人的犯罪情节、犯罪手段、人身危害程度轻微。

3根据笔录材料来看,被告人李某的特殊身份及工作职责要求是被告人李某介入本案的原因,当正常的劝阻行为反而遭到对方的无辜暴力侵害时,李某本人也在被逼无奈的前提下,被动的做出反抗,具备防卫的意识和自我保全的行为。因此,从犯罪动机、犯罪起因来分析,被告人李某不具备过错。
4、被害人对本案的发生具有重大过错

按照《江苏省各中级人民法院刑事案件判刑量刑标准指导意见》第三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被害人有重大过错的,对被告人轻处百分之三十。在量刑时应减轻被告人的责任。
如前所述,本案中,被害人等人酒后因与205包厢客人冲突,在本案被告人合理劝解的前提下,无辜殴打本案被告人李某。显然,被害人对本案的发生具有严重过错,故在量刑时应减轻被告人李某的责任。
5、被害人的死亡原因系多因一果,并非完全由被告人李某划伤被害人受伤后,没有及时得到救治也是其产生死亡结果的重要原因。

综上,被告人李某在本案中的客观行为具有节制性,本案的产生也非因李想而起,同时显现其主观方面恶性较浅,故对其行为认定为情节较轻,以体现刑法中罪刑相适用原则。
)本案属于自愿认罪案件;
根据《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规定:对于当庭自愿认罪的,根据犯罪的性质、罪行的轻重、认罪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

(三)被害人李某愿意赔偿被害人家属的损失,故恳请合议庭在量刑时考虑该情节,对其从轻处罚。

(四)被告人李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可以从轻处罚。
)被告人李某在本案中系初犯、偶犯请求合议庭在量刑时考虑该情节,对其从轻处罚。
(六)从被告人李某犯罪前的一贯表现及犯罪后的态度分析,根据其家乡提供的证明来看,表现一直良好。犯罪后,本人非常懊恼,对自己的鲁莽行为悔恨不已。在公安侦查阶段,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主动坦白并配合公安机关的工作,可见其主观上悔罪明显。

(七)另,根据其家乡有关部门提供的材料来看,被告人李某家境贫寒,其奶奶年事已高,患有支气管哮喘、肺气肿,身体状况一直不太好。其母姚某患有严重内风湿心脏病,常年卧床不起,家中仅靠其父亲务农维持家用,家境贫寒。李某是家中独子,尚未婚配,年龄也比较小,遇到这种情形,的确值得同情。

综合上述情况,辩护人建议合议庭依法认定被告人李某的行为属防卫过当前提下情节较轻的过失伤害行为尽管后果严重,但被告人李某想在本案中具有诸多法定及酌定从轻处罚之情节,建议对其在有期徒刑37年量刑从惩罚与宽大相结合的刑事政策出发,对被告人李想从轻处罚,给其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也给其家庭一个机会,以达刑罚之感化、教育的功效,同时亦体现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

以上辩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江苏公大律师事务所

律师:徐 宗 波

2013 9 3

 
下一页:徐律师代理曹某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件,被告人得以轻判
上一页:刘某故意杀人,被判十五年 返回>> 
 
  苏州律师   |   苏州律师咨询网   |   苏州离婚律师   |   苏州交通事故律师  |   江苏法院网   |   中国普法网   |   最高人民法院网   |   名城苏州网
苏州房产律师   |   苏州律师咨询

隐私条款 | 版权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 2013 WWW.XZB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热线:13771784764 /